• 行业资讯
  • 二度升级!极具代表性产区下的滋味各具风采

         2019年【易武千秋】,以易武刮风(茶王树)、麻黑、曼洒三大名优古树为原料,三寨融合,强强联合,易武高山深林自然环境优越,得天独厚,让古树鲜叶充分吸收大自然养分。鲜叶采摘下,结合福元号十余年精制工艺,让茶品不仅极具“自身特色”,更把麻黑“甜”,刮风茶王树“韵”,曼洒“雅”挥淋漓尽致。






    三寨结合下,各寨特色尽显

    麻黑

         “说起普洱,离不开易武,说起易武,离不开麻黑”,对于一直喝易武茶的人来说,对“麻黑寨”三个字一定非常熟悉。易武片区众多,但不可否认,麻黑寨确实是众多片区里的“标杆”,可以说,麻黑茶既能体现易武茶中的柔中带刚,更体现了其不可多得的原始韵味。

         所谓“班章为王,易武为后”。要说麻黑茶基于易武茶的地位,就等于老班章相对于布朗茶区,冰岛、昔归相当于澜沧茶区的地位,人们把易武茶比喻成“皇后”并追捧到这么高的地位,麻黑茶功不可没,在易武茶领域更是独树一帜。






         麻黑茶的口感,除汤糯、柔、清、雅,宽广饱满,柔中带刚,绵密,细腻,韵致精深,最重要的特点莫过于“甜”。

         说到茶的“甜”,能让大家熟知的就有老曼峨的甜,那是一种苦甜;再者还有倚邦的甜,是香甜;而麻黑的甜,是柔甜,那是一种能轻柔地撩拨你味蕾,渗透到身体每一处的温柔,虽是悄然,却丝丝入扣,令身心通爽舒畅,这就是易武茶中“柔中带刚”的表现。




    刮风(茶王树)

         刮风寨的“茶王树”不是一棵树,也不是一条村,而是西双版纳勐腊县易武镇麻黑村委会刮风寨的一片人迹罕至的茶地,在弯弓河的东南坡上。以冷水河相隔与弯弓山脉而望,海拔跨度较大,坡陡险峻,在一片人迹罕至的国有林中。这里气候湿润、整个古茶园是一个大陡坡,茶园被原始森林环抱,优越的自然条件和生态环境,为古树茶创造了最适宜生长的条件。






         刮风寨180余户人家中,有茶王树地的大概30多户人家。茶王树的古树分布在原始森林中,由于被其他杂木遮挡,受到的日照少,属于阳光漫射,这样的茶叶生长速度较为缓慢。这里的古茶树还是比较连片和集中的,但因为历史原因95%都是被矮化过的。

         “茶王树”茶,汤色淡金黄,叶底黄绿匀齐,山野气强;杯底留香味浓,苦重涩轻,苦化甘很快,甘显且持久,涩退两颊生津,舌底鸣泉,口感霸气,茶劲十足,可和老班章媲美,而且滋味持久耐泡,属普洱茶收藏的上上之品。




    曼洒

         曼洒古称漫撒,在西双版纳州勐腊县曼腊乡境内,离易武街不到20公里,曼洒茶山与易武茶山、曼庄茶山相接,有茶马古道相通,曼洒茶山过去最大的茶叶交易地和中心村叫曼洒老街(曼洒大寨),是一个300多年历史的大寨子,它见证过曼洒茶山繁盛衰落的历史,史书上也记载过这个地方,老街在曼洒茶山的山顶上,20年前全寨人搬迁下山定居在公路边的新曼洒村,老街已经荒弃。






         曼洒茶山曾经“山山有茶树”,古六大茶山中也是榜上有名之辈。但遗留下来的古茶树却便不多,集中分布在丁家寨、刮风寨等地。

         曼洒的茶,让无数人惦念,曼洒的茶树,却让人怜惜。不够多,不够高大,也不够吸引人。有部分曾被断头的古茶树,也有生长了几百年,仍旧看上去不够粗壮、不够高大的古茶树。就这样坚挺的生长在陡峭的斜坡上,向着阳光,数着岁月。深山老林的野韵,小桥流水的寂静,耳畔是虫鸣鸟叫的悦耳,远处传来流水的叮咚,嗅到的是满满青草和泥土的味道……

         曼洒的茶,茶汤入口柔而润,汤质饱满,糯滑,细润。甜来的快,生津不错,回甘也好。甜甜的,柔柔的,糯糯的,香香的。她的涩,也是好的,因为这些涩使得生津很不错,既润喉,又解渴。她的甘甜,是满满的,是打心窝里发出来的,既细润,又清爽。




         2019年【易武千秋】原料选用的再次升级,刮风寨古茶树中至高品质的国有林茶王树,再配合麻黑古树和曼洒古树原料精制而成。茶王树香气馥郁,花香蜜香高纯,其品种特色尤其突出。麻黑古树的阴柔甜蜜,甜苦交织,曼洒古树的甘润柔强,蜜润生津,其地域性特色明显。